天龙sf网天龙sf发布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天龙sf网天龙sf发布

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,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4199085824
  • 博文数量: 54040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2-12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,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。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。

文章存档

2015年(43713)

2014年(24892)

2013年(44680)

2012年(80315)

订阅

分类: 公会界首页焦点图

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,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。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,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。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。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。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。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,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,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,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。

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,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。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,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。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。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。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:“师姊,你……你又上他当了。他哄得你几天,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。”段正浪心头一震,叫道:“宝宝,是你!你也来了。”。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,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,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段誉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。他本来就没毒,木婉清毒箭的厉害处在毒不在箭,小小箭伤,无足轻重,他一惊之下,神智便即清醒,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、秦红棉人的说话,虽然没听得全,却也揣摸了个十之。他听木婉清仍叫自己为‘段郎’,心一酸,说道:“妹子,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,那……那也是一样。”,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木婉清侧过头来,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,便是万劫谷钟夫人、自己的师叔‘俏药叉’甘宝宝。她身后站着四人,一是叶二娘,一是云鹤,第个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,更令她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人,赫然便是段誉,而南海鳄神的一只大却扣在他脖子里,似乎随时便可喀喇一响,扭断他的脖子。木婉清叫道:“段郎,你怎么啦?”。

阅读(96537) | 评论(31839) | 转发(48080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刘茅源2019-12-12

薛星山只听干光豪道:“我一见你面,心里就发下了重誓,说什么也要跟你终身厮守。幸好今日碰上了千载难逢的良,神农帮突然来攻,又有两个小狗男女带了一只毒貂来,闹得剑湖宫人人忙脚乱,咱们便乘逃了出来,这不是有志者事竟成吗?”那女子轻轻一笑,柔声道:“我也是有志者事竟成。”干光豪道:“葛师妹,你待我这样,我一生一世,永远听你的话。”从语音显得喜不自胜。

段誉听到这里,心道:“原来这女子是无量剑西宗的。”段誉听到这里,心道:“原来这女子是无量剑西宗的。”。那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咱们这番背师私逃,武林是再也不能立足了,该当逃得越远越好,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,悄悄躲将起来,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。想起来我实在害怕。”干光豪道:“那也不用担心了。我瞧这次神农帮有备而来,咱们东西两宗,除了咱二人之外,只怕谁也难逃毒。”那女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那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咱们这番背师私逃,武林是再也不能立足了,该当逃得越远越好,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,悄悄躲将起来,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。想起来我实在害怕。”干光豪道:“那也不用担心了。我瞧这次神农帮有备而来,咱们东西两宗,除了咱二人之外,只怕谁也难逃毒。”那女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,那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咱们这番背师私逃,武林是再也不能立足了,该当逃得越远越好,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,悄悄躲将起来,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。想起来我实在害怕。”干光豪道:“那也不用担心了。我瞧这次神农帮有备而来,咱们东西两宗,除了咱二人之外,只怕谁也难逃毒。”那女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。

王志莹12-12

那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咱们这番背师私逃,武林是再也不能立足了,该当逃得越远越好,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,悄悄躲将起来,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。想起来我实在害怕。”干光豪道:“那也不用担心了。我瞧这次神农帮有备而来,咱们东西两宗,除了咱二人之外,只怕谁也难逃毒。”那女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,那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咱们这番背师私逃,武林是再也不能立足了,该当逃得越远越好,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,悄悄躲将起来,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。想起来我实在害怕。”干光豪道:“那也不用担心了。我瞧这次神农帮有备而来,咱们东西两宗,除了咱二人之外,只怕谁也难逃毒。”那女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。只听干光豪道:“我一见你面,心里就发下了重誓,说什么也要跟你终身厮守。幸好今日碰上了千载难逢的良,神农帮突然来攻,又有两个小狗男女带了一只毒貂来,闹得剑湖宫人人忙脚乱,咱们便乘逃了出来,这不是有志者事竟成吗?”那女子轻轻一笑,柔声道:“我也是有志者事竟成。”干光豪道:“葛师妹,你待我这样,我一生一世,永远听你的话。”从语音显得喜不自胜。。

严瑞雅12-12

段誉听到这里,心道:“原来这女子是无量剑西宗的。”,那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咱们这番背师私逃,武林是再也不能立足了,该当逃得越远越好,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,悄悄躲将起来,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。想起来我实在害怕。”干光豪道:“那也不用担心了。我瞧这次神农帮有备而来,咱们东西两宗,除了咱二人之外,只怕谁也难逃毒。”那女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。那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咱们这番背师私逃,武林是再也不能立足了,该当逃得越远越好,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,悄悄躲将起来,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。想起来我实在害怕。”干光豪道:“那也不用担心了。我瞧这次神农帮有备而来,咱们东西两宗,除了咱二人之外,只怕谁也难逃毒。”那女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。

付元忠12-12

段誉听到这里,心道:“原来这女子是无量剑西宗的。”,只听干光豪道:“我一见你面,心里就发下了重誓,说什么也要跟你终身厮守。幸好今日碰上了千载难逢的良,神农帮突然来攻,又有两个小狗男女带了一只毒貂来,闹得剑湖宫人人忙脚乱,咱们便乘逃了出来,这不是有志者事竟成吗?”那女子轻轻一笑,柔声道:“我也是有志者事竟成。”干光豪道:“葛师妹,你待我这样,我一生一世,永远听你的话。”从语音显得喜不自胜。。段誉听到这里,心道:“原来这女子是无量剑西宗的。”。

王清彪12-12

段誉听到这里,心道:“原来这女子是无量剑西宗的。”,段誉听到这里,心道:“原来这女子是无量剑西宗的。”。只听干光豪道:“我一见你面,心里就发下了重誓,说什么也要跟你终身厮守。幸好今日碰上了千载难逢的良,神农帮突然来攻,又有两个小狗男女带了一只毒貂来,闹得剑湖宫人人忙脚乱,咱们便乘逃了出来,这不是有志者事竟成吗?”那女子轻轻一笑,柔声道:“我也是有志者事竟成。”干光豪道:“葛师妹,你待我这样,我一生一世,永远听你的话。”从语音显得喜不自胜。。

廖威12-12

只听干光豪道:“我一见你面,心里就发下了重誓,说什么也要跟你终身厮守。幸好今日碰上了千载难逢的良,神农帮突然来攻,又有两个小狗男女带了一只毒貂来,闹得剑湖宫人人忙脚乱,咱们便乘逃了出来,这不是有志者事竟成吗?”那女子轻轻一笑,柔声道:“我也是有志者事竟成。”干光豪道:“葛师妹,你待我这样,我一生一世,永远听你的话。”从语音显得喜不自胜。,那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咱们这番背师私逃,武林是再也不能立足了,该当逃得越远越好,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,悄悄躲将起来,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。想起来我实在害怕。”干光豪道:“那也不用担心了。我瞧这次神农帮有备而来,咱们东西两宗,除了咱二人之外,只怕谁也难逃毒。”那女子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。段誉听到这里,心道:“原来这女子是无量剑西宗的。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